2021年7月5日

安卓触摸互动类的黄油下载

♂? ,,

这些散修原本就不容易,能凑出百枚灵石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至于那两件灵器,估计也是这些年厮杀缴获的战利品,其中白头翁赠送的是一副软甲,散发着淡淡的橙色光芒,是用二阶灵兽穿灵兽的外部鳞片所制,这是一种穿山甲,鳞片格外坚硬,其穿行山石泥土之中,鳞片都毫发无损,防御力十分可观。

只是白头翁修为已入筑基期,这件软甲对他而言已经有些鸡肋了,所以就拿出来送给了楼乙。

至于那老妪送到东西,就让楼乙有些尴尬了,她送给自己的是一支玉镯,通体翠绿内孕翠华,看上去颇为不凡,只是自己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让他戴一个镯子到处招摇吧,那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啊。

不过他觉得尴尬,可有人不那么觉得,炼心怡眼神火热的盯着镯子看个不停,时不时的还看向楼乙,不过在看到楼乙无动于衷之后,也只能无奈的低下了头,只是眼里的不甘还是能够清楚看到的。

随后白头翁跟老妪分别带着自己的孙女离开了,临行前对楼乙说,这份人情他们会想办法再报答,楼乙告诉白头翁,当初他救过自己,不需要报答,告诉老妪不需要这样,这么做是他应该的,可是两人十分顽固,根本不听他说,对浩雪宗的众人抱拳拱手后,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楼乙深感自己地位的低下,竟然连别人的报答,都是自己无法拒绝的,想到此他不禁再次谈了口气,他随后询问孙启胜,这次的事情如何收场的,结果得到了一个让他不安的消息。

原来在山雕叼走几人之后,双方就停止了打斗,府主薛辅仁充当了和事佬,劝解双方克制,白头翁跟老妪担心自己的孙女,不得不同意休战,随后离去追赶山雕。

孙启胜虽有心干掉炼魂谷众人,可惜毕竟少了薛辅仁他们的帮助,自己这边势单力薄,根本不是炼魂谷的对手,最终只能不了了之,楼乙知道赤炼等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次回去浩雪宗恐怕会跟炼魂谷杠上,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谁也预料不到。

带着沉重的心情,楼乙回到了当初自己住的那个房间,一头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这些天经历的一切犹如做梦一般,让他精神颇为疲惫,昏昏然一觉就到了天亮。

清晨小鸟在树上啼鸣,楼乙慢慢睁开眼睛,推开房门恰巧看到炼心怡站在门外,只是看她似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站在门外来回踱步,楼乙上前打照顾道,“心怡师姐早啊,找我有事吗?”

炼心怡显然还在想事情,楼乙的突然发声,吓了她一跳,呀的一声跳开,差点摔倒在地上,两人彼此都有些尴尬,楼乙心想这师姐这是怎么了,我真的这么吓人吗?

女神胸涌澎湃

炼心怡一张脸憋的通红,低着头捻着衣角,小声道,“楼师弟早啊。”

楼乙又问道,“师姐找我有事?”

炼心怡慢慢抬起头来,俏丽绯红透着娇媚,整个人顿时明艳极了,看的楼乙一愣一愣的,心里不由的想到,要是黄翰此刻在这里,恐怕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吧……

炼心怡见他只是好奇的看着自己,而且眼神里透着些许古怪,不由得心里有些泄气,不过还是尝试着问道,“楼师弟可否…这个…可否…嗯,哎呀……”

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楼乙反倒急了,开口道,“师姐有话不妨直说。”

炼心怡猛吸一口气,拍了拍微微隆起的胸口,急忙说道,“师弟那只玉镯可否让给我!”

她说的太快,楼乙没有反应过来,再次问道,“师姐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炼心怡脸更红了,她没勇气开口第二次,只得小声道,“没事了,孙管事叫咱们收拾好东西,我们要返回宗门了。”

楼乙噢了一声,拍了拍储物袋说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咱们一起走吧。”

炼心怡幽幽的叹了口气,偷瞄了一眼他的储物袋,然后转身快步离开了,楼乙在其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这时前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走来,不是黄翰就是何人。

楼乙不由得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顿时有些忍俊不禁起来,黄翰看着楼乙神经兮兮的,带着怀疑的眼神问道,“楼乙该不会背着我,跟师姐两人那什么呢吧?”

楼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放心,我没那么无聊。”

黄翰顿时乐的牙花子都笑出来了,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才对嘛,朋友妻不可欺,懂的!”

楼乙懒得理他,快走几步上前,黄翰也赶紧追了上去,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前厅所在的地方,此刻就只剩下孙启胜跟炼心怡两人,其他的浩雪宗弟子都不在了,楼乙心想那些人应该是护送东西提前走了,这次浩雪宗收获颇丰,看来宗门要为此大肆庆祝一番了。

一路平平安安无惊无险的回到了浩雪宗,跟着孙启胜交完任务后,马不停蹄的来到灵植处,将灵田从头到尾的照料一番,随后就急匆匆的赶回自己的洞府去了。

这次出去他可谓是收获颇丰,搜刮血虎堂手下以及核心成员,光符钱就收获数千枚,灵石虽少也有十几枚,重要的是他搜刮了大量的无品阶兵器,这些东西虽然不怎么值钱,但是对楼乙来说,却有别的用处。

他可以将这些兵器贩卖,也可以制成弓箭或者飞刀,出其不意的话,也能收到奇效,他还搜刮了几把下品的灵器,比如那黑奎手里的剑,以及那个阎光手里的鬼头大刀,这两样东西都不适合他现在使用,不过却可以售卖出去兑换成灵石,像这种灵器,一般也能卖几十个下品灵石。

楼乙将装有灵石的储物袋打开,里面明晃晃的放着数百灵石,这些都是他此次的战利品以及那两位老人送给他的灵石,他思考应该如何利用这些灵石。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获得这么多的灵石,不由得有一种陡然而富的王老五之态,一股豪气干云的感觉油然而生,不过他最终还是保持了克制,又瞅了好几眼,才依依不舍的收了回去。

他又取出几个储物袋来,这都是他从敌人尸体上缴获的,足够十几口袋的战利品,其中一个里面装满了瓶瓶罐罐,不过疗伤的以及回气的药散已经都没了,只剩下一些他不敢去动的诡异瓷瓶跟口袋,他准备去药堂找人鉴定一下,要是有用的自己就留下,没用的就兜售出去。

这些战利品里最让他开心的就属从厨房里搞到的那四五个储物袋了,楼乙美滋滋的打开看了看,入眼的都是散发着淡淡灵雾的灵米,虽然都是最下品的灵米,可是这可是数千斤的灵米,再加上各种灵蔬跟野味,他想着这一年都不用外出了,可以力备战将要来临的外门比武了。

最后他又把白头翁送他的软甲以及老妪送他的玉镯取出,同流风短刃摆放在一起,然后他又小心翼翼的把松神送他的木心取出,慢慢的摆放在一起。

楼乙看着这些东西,心里百感交集,自己从一无所有,到拥有这些,都是靠别人的帮助,就如松神所说,沾了别人的因,必定会偿还他人的果,虽然他还不懂什么是因果,但是他知道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左右着人的命运,所有的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他叹了口气,将其他东西都收了起来,只留下那只玉镯,这东西让他十分头疼,他一个大男人似乎真的用不上这东西,他在想如果把它送给神仙姐姐的话,对方是否会要,想到这里他似乎还有些小激动。

只是不知道炼心怡如果知道的话,那心里会作何感想,她求之不得的东西,对方却要送给别的女人,楼乙将它拿起来,放在手里把玩着,这玉镯入手温润清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透过玉镯传入体内,楼乙猛的感觉丹田位置的松果印记动了一下。

紧接着一缕生机之气从丹田中流出,注入到了玉镯之内,那玉镯内的玉髓登时明亮了一丝,一股更为玄妙的气息反馈给了楼乙,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楼乙渐渐感觉耳聪目明,一股莫名的力量注入到身体之中,让他感觉身体的疲惫正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源源不绝的力量,精力慢慢变的充沛起来,让他有一种从此之后不需要睡觉,都能保持充沛精力的感觉。

楼乙顿时觉得欣喜若狂,不由得有些患得患失,喃喃自语道,“东西虽好却不能示人,要是能变小一些就好了……”

结果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玉镯之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奇怪的图案,看上去像是一头生有双翼的蛇,随后玉镯开始发生变化,慢慢缩小为一枚戒指,戒指如同一条首尾相接的蛇,蛇头衔着蛇尾,蛇首后方生有双翼,向着戒指两旁延伸。

玉髓化为蛇的双目,散发着淡淡的碧绿光泽,戒指通体翠绿异常通透,楼乙把它拿在手里,细细的把玩,越看越是喜欢,随将其戴在了右手的食指之上,没想到一带上它,它就变得透明起来,如果不是楼乙能够感受其存在,恐怕他也要以为这玉戒消失不见了。

written by admin - Posted in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