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4日

f2d2vip227版本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楼乙在看到这仙晶之上的营造仙印之后,便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门道,以前与碧云阁等势力打交道,他大都选择以物易物,因为他实在不缺这些仙晶之物。

现在看来还是他对于人界不够了解,这营造仙印出自人界商盟,说白了就是潜规则,人界商盟便相当于是整个人界的管理者,其中不只有商盟中的各个势力,也牵扯到了类似栾天宗,闻剑阁等宗门。

想要在人界立足,便要守人界的规矩,而人界的规矩便是由商盟制定的,而商盟的成员不仅有仙悦楼这样的商人联盟,更有像炼天宗跟碧云阁这样的特殊势力。

对于人界的修士而言,不遵从商盟的规矩,将在人界寸步难行,即便那些最顶尖的宗门也是如此,丹药、法宝以及天材地宝,这些都出自商盟。

即便如血屠谷这般桀骜不驯的超级势力,在商盟面前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商盟掌握着人界的经济以及生活命脉,不守商盟的规矩将寸步难行。

而商盟赖以维系与各大势力之间联系的办法,便是这营造仙印之法,想要贸易便需要货币,而人界商盟便掌握这仙晶的定价权,说白了就是**商盟的营造仙印,即便纯度再高的仙晶也将无**津,除非私底下暗中交易。

但这些暗中交易之物,可是无法上得了台面的,且一旦被商盟发现,后果将不堪设想,商盟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就如同神界的上位神族制定法则,人界商盟同样制定人界的规则,而且这么长久的岁月一来,无人敢忤逆这些规则。

商盟通过营造仙印来获得大量利益,同时用这些利益来拓宽自身的影响力,同时用这部分白得的利益来巩固住与周边顶尖势力的关系,让他们遵从商盟的规矩。

只要这些顶尖宗门都遵从了商盟的规矩,那么底下的那些个势力,又有谁敢不听话呢?就像凡界之中的衙门掌管盐业,收取盐税发放盐票一样。

人界商盟营造处便掌管着天下财富,他们收取来自人界各地所开凿出来的仙晶矿脉,将其统一处理之后打上营造仙印,收取比例不同的银税,再将这些得到商盟认可的仙晶发放给前来上交矿脉的势力。

虽然这些势力大多损失不少,但却也是**办法的事情,楼乙暗中啧啧称奇,这绝对是一本*利的买卖,躺着数钱数到手抽筋,这才是权利最正确的使用方式。

俏皮可爱的文艺女神户外搞怪图片

楼乙心底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将那枚仙晶收了起来,同时也将众人桌前的仙晶全部收了起来,他的手指抹在了另外的储物戒指之上,顿时桌子上又出现了一片各种各样的瓷瓶。

这些东西都是他精心炼制之物,本不必要用来跟这些势力打交道使用,但是没想到仙晶这边竟然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是他思虑不周导致了这个误会,所以为了稳住这些个势力,他觉得用这些丹药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在场的所有势力的首领,疑惑的望着眼前摆的这些瓶瓶罐罐,有人不客气的将面前的一个紫色的瓷瓶开启,一瞬间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气扑鼻而来,那人脸色一变,开口说道,“紫玉蕴灵丹!”

众人目光聚焦在了说话之人手上的瓷瓶之上,他们皆是有头有脸之人,且为了能够发展壮大,丹药自然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与人发生争执的时候,亦或是修为遇到瓶颈之时,往往依靠丹药便能够扭转乾坤化险为夷,而这紫玉蕴仙丹便是其中非常好的一种丹药。

此药丹方出自碧云阁,是楼乙耗费了不少功夫才兑换到的丹方,炼制此丹所需要的灵药也极为昂贵,所以寻常的时候,楼乙根本不会想到用它来进行交易的。

但是现在他将此丹放出,且现在在桌子上的总共只有三瓶,每瓶不多也只有三粒,剩余的丹药虽说也都不错,但是同这紫蕴仙丹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那人在得知瓶中盛着的竟然是如此珍贵的丹药,脸上顿时美的像开了花一般,赶紧将瓶塞盖上,起身双手抱拳对楼乙说道,“陆兄出手竟如此大方,这个朋友我霄汉认了!”

眼见这霄汉得了一瓶紫蕴仙丹,众人的目光立刻便被剩余的丹药给吸引了,他们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在自己身边的瓷瓶,瓶中的丹药也属佳品,但都不如霄汉之前所收走的紫蕴仙丹。

于是众人的目光几乎瞬间便锁定了楼乙故意放在众人中间位置的两瓶紫蕴仙丹之上,他们迫不及待的便将手伸了过去,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两声咳嗽。

这两声咳嗽并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但是却异常的合拍,楼乙目光瞬间便锁定了这两个咳嗽之人,因为他知道这两人恐怕便是如今东西城里势力最强大的首领了。

那些伸向紫色丹瓶的首领们,手几乎同时僵在了半空之中,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凝固起来,然后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尴尬笑容。

这时那咳嗽的两位首领,不急不慢的伸出手,各自取了一瓶收到手上,打开之后掂量了一下,然后旁若无人的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其余的人在无奈之下,便将剩余的丹药给收下了,楼乙这一手抛砖引玉,倒是用的恰到好处,看来只要搞定了这东西城中最强的这两位,便算是稳定住了东西城的局势了。

楼乙决定趁热打铁,添柴加火,于是便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陆某人知道诸位今天为何齐聚于此,其实陆某人今天冒昧前来,还有一个建议要给诸位,不知诸位可有兴趣听上一听?”

“说来听听!”那最后拿走紫蕴仙丹的两位首领之一,看着楼乙说道。

看来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这句话真的是没毛病,若是寻常他说这话,恐怕早就被对方给赶出去了,楼乙笑了笑开口说道,“恕在下不会拐弯抹角说话,我知道在场的诸位都被如今城主的三伯多言庆给抛弃了……”

“胡说什么?!!”有人拍桌子站起来吼道。

楼乙的话语一出瞬间**了这个房间,众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一脸怒容的望向楼乙,但楼乙丝毫**在意,摆摆手解释道,“诸位稍安勿躁,听陆某把话说完!”

“都坐下,让他继续!”两位首领中的另外一个也开口说道。

于是众多势力的首领,即便再不情愿,也不敢忤逆东西城的这两位老大,只能怒视着楼乙,想要听听他接下来会说什么,这表情全然忘记了之前拿楼乙好处时候的德行了。

楼乙也不恼,继续说道,“话虽糙不好听,但这却是事实,如今霸王城分成四城,诸位是这东西两城地界的势力,我知道这些*来诸位必定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我还是要为诸位打抱不平啊!”

众人脸上的怒容微微有所变化,一些人甚至换上了疑惑的表情,楼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急不慢的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诸位当初之所以会选择投靠多言庆,也是因为认定了他将来会是这霸王城的主宰,取代多欢喜成为这霸王城的真正主人,我说的对吗?”

人群之中不少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唯独那两位老大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楼乙趁热打铁道,“但世事难料,谁也没想到这城主在遭遇了一场生死危机之后,突然开了窍,并将此城一分为四,这间接的让诸位的愿望泡了汤!”

“可这与所说的不值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明明就是那个废…城主的问题!”有人情急之下出口,险些当着他的面将多欢喜叫做废物,但意识到此言不妥,便改了说法。

“这个请恕陆某人不敢苟同!”楼乙摇头说道。

“此话怎讲?若不是这城主,我们又岂会落得如此**?!!”有人瞪着双眼拍着桌子喊道。

“别激动,且听我慢慢道来!”楼乙笑容不减,慢慢说道。

“这件事的起因的确是城主大人他不争气,可是这背后的原因,诸位又有谁是真正清楚的?”楼乙忽然开口问道。

在场众人不解,齐刷刷的望向楼乙,满眼都是疑惑之色,楼乙见柴火堆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将其点起来了,便直言不讳的说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城主的三伯多言庆,此人实在是罪大恶极罄竹难书!”

楼乙表现得义愤填膺,将多欢喜如何被下毒,如何被监视,多欢喜为了自保装疯卖傻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并摆事实讲道理,引的在场的这些首领们自己去思考这些问题。

在楼乙的刻意引导之下,他们很快便顺着楼乙挖好的坑跳了进去,因为这些东西本身就是很容易推敲的事情,他们身为此城之中的势力,这些*来多言庆是个什么德行,他们恐怕比任何人都更要清楚,现在经过楼乙这么一说,多言庆还真的是罪大恶极,罪不可恕了。

更甚者楼乙将他们的遭遇也归咎给了多言庆,使得在场众人也跟着他一起义愤填膺起来,毕竟那多言庆是真的将他们一脚踹开,并摆出一刀两断,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的架势,完全**了当初巧言令色,百般奉承的德行。

楼乙这把火烧得恰到好处,且他铺垫的很到位,顺带手将多欢乐给摘了出来,塑造成了一个***,之后他又为多欢乐牵线搭桥,并愿意为此做担保,若是之后他们**办法得到承诺的一切,到时候他们这些势力的所有损失,都将由陆盟一力承担。

他的话若是**那耀眼夺目的仙晶,以及他之后拿出来的那些昂贵灵丹妙药,恐怕在场的人都不会轻易相信,但就是楼乙这幅尊容,以及轻描淡写的拿出如此重礼赔礼道歉,反而让他们这些人相信了他所说的话。

而且楼乙还告诉他们,霸王城的实际城主是多欢乐而非那多言庆,城主的两位伯伯早晚还是要将这一切还给多欢乐的,他言尽于此点到为止,之后便告辞离去,留下一众势力的首领,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written by admin - Posted in 未分类

标签: